•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61次
好评
6839人
帮助人数

首席律师

戴雪静律师

教育背景:南开大学法学院,法学学士;北京大学法学院,法律硕士。    .. [详情]

戴雪静律师的团队网站

所在地区: 天津 天津

联系方式: 18920719587

联系地址: 天津市南开区南马路中粮广场2908室 地铁鼓楼站

在线提问

裁判文书

李某、刘某公司决议撤销纠纷

作者:戴雪静  来源:找法网  日期:2018年01月26日
案件类型:公司专长>>公司法 文书字号:(2017)津02民终4639号
审理机构: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理程序:二审
审理时间:2017-08-10 审理人员:张 泽、夏维娜
审判长:赵立新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津02民终463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某,天津开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天津开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某,天津开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天津开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姚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戴雪静,北京惠诚(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天津大港某建筑安装工程公司。

法定代表人:田某,经理。

原审被告:李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某,天津开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天津开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李某、刘某因与被上诉人姚某、原审被告天津大港某建筑安装工程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李某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2017)津0116民初104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7月1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李某、刘某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2017年4月10日某公司的股东会决议有效。事实与理由:一审法院认为马母等人是否具备职工股东资格不应在本案中审理,不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认为正当的收购或减资程序尚未完成的情形下,李某等人的持股比例并未发生变化,剩余股东所持比例未达到公司章程规定的要求,不能做出股东会决议,不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有证据表明,在召开股东会之前根据公司章程已提前通知各股东,符合公司章程第23条的规定。

被上诉人姚某辩称,要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理由是: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李某等三人私下召开3月22日、4月10日股东会形成的决议不符合公司法和公司章程的规定,也没有向股东进行通知,形成的股东会决议应撤销。李欣等私下召开股东会预设前提是马某等股东不具备股东资格,这种认识是错误的,请求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某公司辩称,同意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李某辩称,同意二上诉人意见。

姚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撤销被告于2017年3月22日作出的股东会决议及董事会决议;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审理过程中,姚某增加了诉讼请求,请求撤销被告于2017年4月10日作出的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某公司成立于1993年5月12日,原系集体企业,后改制为股份合作制企业,注册资本818万元,工商登记的股东共12人,工商登记的持股比例分别为1.5%、11%、5%、1.5%。

涉案的2017年3月22日的股东会决议载明:召集人为李某。参加人为李某、刘某、李某。决议事项及表决情况:一、参与会议的股东一致决定选举公司新的董事会成员为李某、刘某、李某,公司监事为王某。二、鉴于马某等已不具备公司股东资格,股东会决定由某公司收购上述人员在公司的股份,公司将依据上述人员在公司的实际出资情况与其协商收购股份价格。三、任命李某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四、公司通过了修改后的章程。

涉案的2017年3月22日董事会决议载明:出席会议的董事会成员一致通过如下决议:1、解聘田某经理职务。2、聘任李某为公司经理。3、任命李某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审中,被告李某、刘某、李某当庭表示,召开上述股东会、董事会均未通知原告等其他股东。

涉案的2017年4月10的股东会决议载明:召集人为李某、刘某、李某。与会股东为李某、刘某、李某。决议内容如下:1、鉴于公司原股东马某等人已不具备企业职工股东资格,股东会决定由勤达公司收购上述人员在公司的全部股份,具体收购价格依据各人的实际出资额(实际所持股份数额)结合公司的当前净资产情况双方协商确定;某公司收购上述人员的全部股份650.3万元后,依法及时在工商部门办理注册资本减少的变更手续(将650.3万注销),注册资本由818万元变更减少为167.69万元,与现公司五股东所持股本保持一致。2、修改公司章程(具体见章程修正案);公司注册资本从818万元变更为167.69万元,各股东出资额及出资比例如下:李某出资额为89.98万元,占53.6%;刘某出资额40.9万元,占24.3%;李某出资额为12.27万元,占7.3%;王某出资额为12.27万元,占7.3%;姚某出资额为12.27万元,占7.3%。3、免去公司原董事马某等三人的董事职务,选举新的董事会成员为李某、李某、刘某。选举公司新的监事为王某。任命李某为公司经理和法定代表人。4、委托李某到工商部门办理相关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涉案的2017年4月10日的董事会决议内容为:选举李某为公司董事长;聘任李某为公司经理;任命李某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某公司于2001年10月15日制定的《企业章程》第十九条规定:职工股东大会行使下列职权:1、决定企业的经营方针、经营计划、投资方案和为他人提供担保等事项;2、选举更换董、监事、确定其报酬;3、审议批准董事会、监事会报告;4、审议批准企业的年度预算方案、决算方案、弥补亏损方案和利润分配方案;5、审议批准企业增加或减少注册资本方案;6、对股东之间相互转让出资作出决议;7、决定企业的合并、分立、终止和清算等重大事项;8、修改公司章程。第二十一条规定:职工股东(代表)会对本章程第十九条作出决议,必须经代表2/3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第二十三条规定:职工股东(代表)会会议分为定期会议和临时会议。临时会议可由代表1/4以上表决权的股东,1/3以上监事提议召开。职工股东(代表)会议由董事长主持,董事长因特殊原因不能履行职务时,由副董事长或其他董事主持。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为公司决议撤销纠纷。涉案的公司决议中有任命新的法定代表人的内容。《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十九条规定,法人由其法定代表人进行诉讼。本案需要首先确定公司意志代表权的归属,一般情况下,在工商登记与股东会选任的不同法定代表人同时存在的,公司代表权以股东会决议为准。但是本案中,其他股东对于涉案决议并不认可,故而提起撤销之诉,且工商登记的法定代表人田某至今仍在公司行使职权,被告李某等也未对田某的出庭资格提出异议,故本案中,田某仍可代表公司应诉。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涉案的公司决议是否具备可撤销事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可以撤销公司决议的事由包括:1、召集程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2、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公司章程。3、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上述任何一种事由,均可导致公司决议被撤销。

被告某公司为股份合作制企业,虽不同于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但其设置的模式和公司的章程参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本案是股份合作制企业股东行使撤销权纠纷,在目前没有专门的法律规范此类型企业的内部纠纷的情况下,应以企业章程作为确认股东权利义务的主要依据,并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有关规定处理本案。

一、关于2017年3月22日的公司决议。李某、刘某、李某均当庭自认2017年3月22日的股东会并未通知原告及其他股东,故该决议的召集程序违反法律和公司章程的规定,应予撤销。股东会决议被撤销,李某、刘某、李某未能成为公司董事,三人形成的内容为“解聘田某经理职务;聘任李某为公司经理;任命李某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的决议并非董事会决议,不发生效力,无撤销之必要。

二、关于2017年4月10日的公司决议。被告李某、刘某、李某辩称,因为某公司股份合作制企业的性质,马某等七人退休后已经不具有股东身份,李某等人的实际持股比例发生变化,涉案的股东会召集程序、表决方式符合法律法规及公司章程的规定,公司决议合法有效。对该抗辩主张,不予支持,理由如下:首先,马某等人是否具有股东资格不在本案审理范围内,本案中不予评判。如果马某等人仍然是股东,涉案的股东会召集程序及表决方式等显然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其次,即使如李某等所述,马某等人退休后其股份应留在企业内部转让,转让不成由公司收购,但是现马某等人的股份并未由李某、刘某、李某或者其他职工收购,也未出现转让不成由公司收购的情况,那么在正当的收购或者减资程序未履行完毕的情况下,李某等人的持股比例并未发生变化,那么:1、关于召集程序,上述决议的召集人为李某、刘某、李某,召集人称已经按照公司章程的规定,提前通知原告召开股东会,但未提交证据证实,原告亦不认可。即使已提前通知原告,但是至2017年4月10日,李某、刘某、李某的持股比例并未发生变化,三名股东的合计持股比例并未达到公司章程规定的要求,违反了某公司2001年10月15日的《企业章程》第二十三条的规定。2、关于表决方式,涉案股东会决议中关于选举更换董事、减少注册资本、修改公司章程的内容均属于《企业章程》第十九条规定的特别事项,“必须经代表2/3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与会的李某、刘某、李某三名股东所持表决权没有达到公司章程第二十一条规定的比例。

综上,涉案的股东会决议应予撤销。该股东会决议被撤销,则李某、刘某、李某并未成为某公司的新的董事会成员,则2017年4月10日的内容为“选举李某为公司董事长;聘任李某为公司经理;任命李某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的决议并非董事会决议,不发生效力,故无撤销之必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撤销2017年3月22日、4月10日的天津大港某建筑安装工程公司股东会决议;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0元,由被告公司承担。”

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为了证明其主张,提交了录音资料一份,用以证明2017年3月31日上午9点在某公司召开股东会议,在全体股东在场的情况下,李某等给全体股东发了4月10日召开股东会的通知,符合公司章程规定。经庭审质证,被上诉人表示并非新证据,且认为当时并非是全部股东都在,且李某等人因股份比例不足公司章程规定的通知主体的要求,故通知也不发生效力。某公司表示李某当时并不在场,在另外一个会议上开会。李某表示同意上诉人意见。本院审查认为,该证据并不属于新证据,且不能达到上诉人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二上诉人上诉主张2017年4月10日的股东会决议有效,但某公司工商登记的股东共计12人,二上诉人及原审被告李某作为股东的持股比例并未达到该公司章程规定的召集临时股东会的要求,故2017年4月10日的股东会召集程序并不符合公司章程的规定。同时根据该次股东会的决议内容,因这三名股东的持股比例并未达到公司章程规定的相应要求,故其表决方式亦不符合公司章程的规定。因此该股东会决议应予撤销。至于二上诉人提出的马某等其他股东不再具有股东资格,二上诉人的股份比例已经发生变化的上诉主张,因这些股份并未发生转让或收购,二上诉人及李某的股份比例也尚未发生变化,故二上诉人的主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0元,由上诉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赵立新

代理审判员  张 泽

代理审判员  夏维娜
 

二〇一七年八月十日

书 记 员  曹丽霞

 
律师在线
马上咨询